当前位置: 快3集团 > 快3 > 头牌花旦 > 正文
第八回:深山寻亲(1)
作者:曾向前朝号白云  |  字数:1485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08-04 14:46:11 全文阅读

孟晨瑶守孝七七四十九天后,叶家才收了帷幔、黑帐和祭品,算是为孟家用尽了心力。

她不知这是为什么,平时素无交往的叶青明对她这么好?仅仅是为了她将来能在叶家班,当个好学徒成为一个好花旦?

她觉得仅凭这点远远不够,毕竟现在还没学戏练功,能不能成个好角儿,唱不唱得了好花旦还不得而知?按当地话说八字还没得一撇哩!

说实话,她开始并不知叶青明出高价买她,是为戏班子买个花旦;也不知道三姨太为什么要连夜打轿,把她带到叶家班?

她更不知道古家大姨太、四姨太,背后商量要把她卖到窑子里,是三姨太出面救了她,才没让她落入火坑。

这些都是到叶家班后,她慢慢才晓得的。所以孟晨瑶打心眼里感激三姨太,感激叶青明这些人。

她暗暗发誓如果让她学花旦,她一定好好练功,早日出师,为叶家唱戏挣钱报恩!

目前,她心里惦记着弟弟,心想有朝一日长大了,能挣钱花了,按爹说的地址去找弟弟;

作算不能把弟弟带回来,但能知道他在哪儿,过得好不好?今生今世能见他一面,也就心安了。

孟晨瑶没想到,爹的丧事办毕后,叶青明没叫她练功,而是要带她去找弟弟。

此时,节气交了大寒,天气更加清冷,地下滴水成冰,年关将近,家家户户准备过年,杀猪宰羊椎牛、盘鸡盘鹅盘鸭,忙得不亦乐乎。

这样的天气,到了夜间人不出门、足不出户,大伙儿偎在家里,围在柴火堆边烤火卸寒。

这时搭台唱戏,没有多少人看,戏班子也都停了唱,家家户户都准备过大年了。

一般到了这个时候儿,叶家班要放几天年假,让角儿们回去歇几天。

有家室的人办点年货,无家室的人玩耍几天,歇歇身子散散心,来年正月初,再回班子唱戏。

叶家班放假后,叶青明决定帮孟晨瑶找弟弟。他想在孟晨瑶学唱戏前,让她姐弟见一面,解开她的心结,好让她安心学戏。

这个决定让孟晨瑶大吃一惊,没想到这叶青明对她这么好,而且他似知她的内心想法?

她从爹临终言语里得知,弟弟孟庆堂被卖到皖地燕子窝老山头上,一个叫金坪岭的地方,那儿离英邑这儿,有两百多里的路程。

那时候山里面不存在公路铁路什么的,好一点的只是些窄平路儿,大部份是羊肠小径、林间小路和茅草小道儿。

燕子窝地处皖境,跟英邑有界岭相隔,那里四面环山、山高林密,是个深山中的小集镇,辖下不少小地方。

金坪岭虽是燕子窝辖区管理,但在老高的山头上,离燕子窝较远,且山岭阻隔、山路险峻难走。

从本地到燕子窝,途中要经上辛店、西界岭、道士冲、乐儿岭等高山大岭。

山上没有大路,尽是羊肠小径,中间十几里甚至几十里没有人烟,十分偏僻荒凉。

自前朝末年以来天下大乱,民间治安一落千丈。这些大山险岭,几乎与世半隔绝,虽不属边疆蛮荒之地,但与外界也不大通信息。 

这里野猪成群、豺狼结队、怪鸟棲林,山中藏虎豹,深沟多蟒蛇;山里还有强盗、土匪,经常出来打家劫舍、杀人放火。

特别是到了年关,一些人穷得没法过年,就用锅灰搽个黑脸或用黑布蒙着脸,拿着刀、铳、棍、棒什么的,藏在路边树林草丛里,打劫单身行人,搞到钱财回家过年,还回真面目,也没人知道。

这样的临时单个或小股匪徒,不仅夺人钱财,还要人性命,最是可恨可怕的一种!

一般情况下,到那种地方,人少了根本不行。本地挑夫们经常挑皮油、茯芩、天麻、桔梗、猪鬃等货物,到陆安州去卖;

从陆安州买盐巴、布匹、洋油挑回来,虽然途中辛苦非常,担两头都能赚点血汗钱儿,也是一条谋生的路子。

他们出门前邀班结伙,搞一大伙人同行。一伙人中必须是双数,最少要十八个人。

在过土地岗时,把两个人的货,集中到一个人肩上挑,让九个人挑十八个人的货,空出来的九个人前三、后六,手持大扁担警械,以防土匪跳出来抢货杀人。

直到上了乐儿岭,到了人烟稠密之地,方才放弃警械,再把担子分到各人挑,不这样就很难走过那条路!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