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绿茶哦
作者:星冉  |  字数:3114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07-30 10:25:03 全文阅读

阮星晚自然不知道阮霜母女打的如意算盘。

她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玉佩,回到了阮家。

然而,一只脚刚刚踏进门,就听得屋里头传来了一声怒喝。

“你这个孽女!你还有脸回来?”

阮星晚抬起眼,看见屋子里头满脸怒容的阮宏生。

阮星晚既然打定了主意这辈子为自己活一遭,也就不再存着跟阮宏生父慈女孝的想法了。

她微微一笑,将自己要踏进阮家的一只脚收了回来,道:“那我走?”

阮宏生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。

他气得脸上青筋暴起,猛地上前几步,将阮星晚拽了进来,骂道:“我不过出去一天,你就将这阮家搞得鸡飞狗跳的,你是不是存心要气死我找坟上?”

阮星晚依旧是一副淡漠的神色,语气疏冷道:“你想多了,就算我将你气死了,我也不会去给你上坟的。”

阮宏生:“........”速效救心丸!他要速效救心丸!

阮星晚看着阮宏生一副喘不上气的样子,冷声道:“你要是没有什么事,我就先上去睡觉了,闹了大半夜,怪困的。”

阮宏生怒喝道:“你给老子站住!”

阮星晚懒洋洋地回过头,瞥向阮宏生,道:“你有什么要说的,麻烦你一次性说完好吗?我困了。”

这个孽女!她竟然还有脸说她困了?

要不是因为她,阮家一屋子的人需要熬到现在还没有睡吗?

阮宏生倒抽了一口凉气,道:“你姑姑在电话里头已经跟我说得很清楚了,将你那个玉佩交出来!黄总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客户,难得你姑姑认识他,可以用一枚玉佩就搭上线,你知道签了这个合约,能给阮氏带来多少利润吗?你怎么就那么不懂事?那么鲁莽呢?”

阮星晚觉得好笑。

她坐在了阮宏生的对面,翘起了二郎腿,不紧不慢道:“来,你坐下,咱们好好捋一捋。”

阮宏生不明所以,不过竟然也鬼使神差地坐了下来。

阮星晚见他坐下,顺手又倒了一杯茶润了润嗓子,这才说道:“你刚才说,姑姑认识黄总,可以用玉佩搭上黄总,然后帮你签下合同,为阮氏带来巨大的利益?”

阮宏生不知道她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,还以为阮星晚是孺子可教,忙不迭地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。所以你懂事点,将玉佩交出来,不就是一个首饰,等阮氏挣了大钱,你要多少没有呢?”

阮星晚见他长篇大论起来,赶紧竖起了中指,制住了阮宏生。

她轻笑道:“姑姑搭的线,挣钱的是阮氏,管我什么事呢?收益的是你们,却要拿我的玉佩来换?你看我像不像个傻子?”

阮宏生一口气瞬间堵在了喉头,暴躁道:“你不是阮家的人吗?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?”

阮星晚淡淡一笑,道:“阮家的人实在太多了,如果你立个遗嘱,将阮家所有的财产留给我一个人,不用你叫,我现在自己带着玉佩去找黄总,哭着跪着求着,也要让他签了这个合同,你觉得如何?”

阮宏生这才真的是被气得喘不过气来了。

他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阮星晚,道:“你,你这个混账!老子还没有死呢,你就惦记我的财产了——”

阮星晚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样子无动于衷,甚至还有些想笑。

装什么呢?气死原配的事情都能做出来,可见心理素质有多么强大,怎么会动不动就被自己气倒?

再说了,这些财产都是她妈妈带过来的,他好大的脸,好意思说是他的财产。

阮星晚还没有组织好词语好好批判一下她亲爹的道貌岸然,门外却忽然走进了两道身影。

其中一个更是直接走到了阮宏生的旁边,急忙递给他一杯温水,软声道:“舅舅,你身体不好,千万不要动气,星晚妹妹年纪还小,不懂事,你放宽心一些。”

不用说,这般卖乖又温顺,充满了浓浓茶味的茶言茶语,自然是出自阮星晚亲爱的表姐:江.顶级绿茶.清月的口了。

果不其然,阮宏生喝了江清月递过来的水,缓了缓呼吸,开口道:“她要是能有你一半乖巧懂事,我就知足了。”

阮宏生说罢,怒目看向阮星晚,恨铁不成钢地骂道:“你看看你表姐,再看看念心,她们的年纪跟你相差不过是几个月,你怎么就学不到她们一星半点呢!”

阮星晚还没有开口,江清月就抬起眼,十分“体贴”地替阮星晚开脱道:“舅舅,你别这么说,星晚她从小不在你身边,没有你的教导,自然不能跟念心妹妹比的,如今星晚妹妹回来了,你应该多些宽容她,疼爱她才是的。”

阮星晚听了这一番茶而不腻的话,简直都忍不住要给江清月鼓掌了。

她这位好表姐,表面装出一副柔柔弱弱,温温顺顺,甚至有些怯弱的模样,可事实上,到了后来,她才是人生最后的赢家。

甚至连精于算计的阮念心,在她手下都要自愧不如啊。

她这番话,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,可是却将阮念心推了出来,让阮星晚心里头产生不公,嫉恨阮念心,从而在阮宏生跟前越发的胡闹起来。

鹤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
如果她非要跟阮念心教个长短,争个高低的,闹得家宅不宁,招人厌恶,她江清月的温柔乖巧,就成了最大的优势了。

要不是阮星晚多活了一辈子,还真的忍不住要中她的圈套呢。

阮星晚脸上的神色波澜不惊,甚至还带了一丝微笑,她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江清月的话,看向了阮宏生,道:“爸,你听见了吗?表姐说得不错,我从小不在你身边,已经够委屈了,好不容易找回来的,你应该多疼爱我,包容我,你怎么好意思让我拿出我的师傅给我的信物去讨好一个客户,你说是不是?”

阮星晚双眼澄澈,目不转睛地看着阮宏生。

阮宏生被她这样直白的眼神看得忍不住当场尴尬起来,连神色都有几分难堪了。

江清月:“........”不是,阮星晚怎么不按剧本走啊?

她本意是想要让阮星晚生气,跟阮念心较劲的啊!阮星晚怎么扯到玉佩这里来了!

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阮星晚闹得难看,让阮宏生认定她是个蛮不讲理的人,这才能自然而然地让她交出玉佩,从而摸去阮霜先偷取玉佩的事实!

可现在阮宏生要是心软,不再打玉佩的主意,她妈妈进公司的事情就吹了!

她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?

江清月心里头有些急了。

她捋了捋自己额前的头发,将自己受伤的脸露出来,眼底下更是闪烁着些许泪光。

江清月看向了阮宏生,道:“舅舅,星晚妹妹说得对,既然那枚玉佩是她师傅送给她的,还是由她留着吧。那个黄总既然喜欢收藏,我觉得可能不拘这一枚玉佩的,之前我出生的时候舅妈不是送了我一个簪子吗?要不我将那个簪子拿出来,让我妈妈再去试试吧。我们既然过来投奔舅舅,自然也是想为舅舅出一份力的。”

瞧瞧,她多么的识大体,懂事,孝顺,为人着想?

她不过是一个穷外甥女,仅有的首饰就是那枚簪子了,她都舍得拿出来。

可是阮星晚身为阮家的女儿,却连一个玉佩都不愿意拿出来。

对比之下,高下立见啊。

再说了,江清月了解她这个舅舅,平时最好面子了,他断然做不出拿了她的簪子的事情的!

然而,江清月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好的,却怎么也料不到,阮星晚忽然轻飘飘地说道:“舅妈送给你的?说的是我妈吧?那说来说去,还不是用我的东西?你们两母女真是将借花献佛一次演绎得淋漓尽致啊。”

江清月:“........”都送给她了,怎么还是她的东西了?她怎么没看出来阮星晚这个野丫头这么难缠!

好生气,可是面上还要保持微笑!

幸好,江清月的努力也没有白费,阮宏生总算是看到了她脸上的伤。

“清月你的脸怎么了?怎么有道口子?赶紧让家庭医生帮你处理一下,这要是留下伤疤就不好了。”阮宏生皱着眉头道。

江清月急忙垂下眼帘,欲言又止道:“没,没事,我自己不小心弄的,没有什么大碍,我自己处理一下就行了。”

她话音未落,一直在旁边的阮霜坐不住了,嚷嚷道:“ 你这孩子,怎么那么实心眼,这伤明明是星晚弄的,你怎么就往自己身上揽!你是不是蠢啊你!你当人家是姐妹,人家当你是打秋风的!”

阮霜指桑骂槐,阮宏生不由得觉得脸上发烫。

按理说,自己就这么一个亲姐姐,又是离婚了的,应该要给些照顾的。

可是因为柳小雅跟自己母亲不对盘,阮宏生也是没有办法,这才将母亲送回乡下,让阮霜照顾着的。

说来,他虽然每个月都有给钱,但是让阮霜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在乡下一直照顾老人,的确实他这个当弟弟的占了便宜。

阮宏生被阮霜这么一句话说得心里头越发的愧疚起来,不由得将气撒在了阮星晚的身上,骂道:“你怎么还伤人?女孩子的脸可是最重要的,你好歹毒的心肠!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