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快3集团 > 快3官网 > 筑梦红丘陵 > 正文
第一章 黄土村里没黄金
作者:明珠蒋蒋  |  字数:340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2:07:32 全文阅读

天边的日头刚出来时,银狗就在后山的坡地上挖了一分地了。春天来了,该播种了。可这硬邦邦的黄泥巴地,只能种些苞谷,豆子,种其他的可不行,土地不肥沃,会导致存活率低,或者收成不好。

银狗像个不知疲倦的战士一样,跨着弓步,右脚在前,左脚在后,挺身,双手握紧锄头,往脑后一扬,弯腰,再往下狠狠一挖,“哐当”一声响,眼前的黄泥硬块立刻裂开。

紧接着他又趁势追击猛挖狂敲几下,直到黄泥块碎成鹅卵石一样的大小,才又换个地方继续挖。豆大的汗珠顺着头发,脸颊,落在干干的黄土地上。为了不让锄头打滑从手里飞出去,他挖一会儿就往手心“吐”一点口水星沫。

大约又挖了半个小时后,这二分地终于挖好了。这时日头也升上来了,天边的红云已渐渐散去,晴空万里无云,今天真是个播种的好日子。

挖好一排排的小土坑后,他首先要在坑里撒一些草灰,再撒三四粒玉米种子进去,然后用碎土渣盖严实,完成这些程序后,就可以等玉米苗破土而出了。

“噢呦,日头都这么大了,我该回去吃早饭了。”银狗放下锄头自言自语道,忙了一早上,肚子确实有点饿了。

他脱下解放鞋,倒出里面的土块,坐在草地上歇了口气。他抬头望了望天上的白云,心中万般思绪。片刻,他起身,捡起丢在茅草堆上洗得发白的蓝色外套穿上。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火柴,把这堆年前就锄掉的干茅草点燃,直到它们化为灰烬才扛着锄头离开。

“银狗,今天没去集市卖鸡蛋?”

走到坡下的羊肠小道上时,一个扛着锄头出来挖地的中年人扯着鸭公嗓对银狗说道。

银狗所在的村子,周围都是绵延的大山,所以田土都在山边。这个地方什么都不缺,唯独就缺真金白银。

“没得空去,去镇上赶集来回一趟要走半天多时间。外面的路坑坑洼洼,连个拖拉机都颠簸得厉害…唉,今天日头好,要撒苞谷种呢。”银狗立在一旁,让他先过去,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我说你啊,就是命苦,作践自己。你让你娃娃出去打工撒,读书有个屁用,能跳出农门吗?你看看我们村,几十年了,出了一个大学生吗?跑出去的那几个人到现在都没音讯,估计是发财了不想回来呢。还有啊,我们周围几个村加起来高中生都才几个?”老吕略带嘲讽的说道。

“唉,狗崽子要读,我总不能逼着他不读吧。再说了,我勤快些,多种农作物,多卖些家禽,还是能勉强给他交学费的…”

“交个屁,你爹那个肺痨鬼,连吃中药的钱都没有,整天在家等死。还让你儿子读读读,读个鬼哦!”

“你去干活吧。我…我回去吃早饭了。”银狗白了他一眼,气呼呼的走了。

“傻子,用那几个穷酸钱读那个屁书还不如去镇上学手艺哩。”老吕冲他单薄的背影嘀咕道,而后扛着锄头去自家地里锄草了。

这老吕可是黄土村出了名的刁钻户,平时说话尖酸刻薄,为人阴险狡诈。他还有个最大的毛病,就是喜欢挖苦,嫉妒,暗地里算计人家。所以大多数人对他是能避则避,不能避,打个招呼就赶紧躲开。

银狗回到家里时,晒谷坪上的几只老母鸡正在草丛里啄虫子吃。草垛上的黑狗还在睡懒觉,见男主人回来,马上吐着大舌头跳下来,欢快的跑到他身边跳跃着。

“死狗,太阳晒屁股了,还在睡觉。”银狗笑嘻嘻的踢了它一脚,骂道。

小黑嗷嗷叫着,原地崩了三尺高,然后箭一样的冲进屋里,跑去桌子旁吃破碗里的糠粑粑饭了。

银狗之所以叫银狗,是因为农村人觉得孩子取名带狗啊,牛啊,猪啊,好养活。

这个时候,银狗老婆已经炒好一个硬菜了,她把菜端到木桌子上,见他进门,便喊了一声,“吃饭咧。”然后又去煮猪食喂猪了。

“咳咳咳…”银狗老爹披着整洁的旧大衣从里屋走出来,“回来了,赶紧,咳咳咳,赶紧吃饭。”

银狗老爹的干咳声从早到晚都不绝于耳。他爹得的是肺病,一到这个季节就咳得厉害。治不好,还烧钱,索性就不治了。前些年银狗去镇上卖鸡蛋时,遇见一个卖中草药的汉子,汉子见他可怜,于是传授了一个独家秘方给他。他感恩戴德的学会了,便自己在家挖些不知名的草药煮给他老爹喝。

“老头子,好点没?”银狗把锄头放在门口,皱了皱眉问道。

“好啥子好,指不定明天就回姥姥家了,就能和你娘团圆喽。”银狗老爹拿起桌子上的筷子,开始吃早饭。

早饭其实也很简单,无非就是咸菜配稀饭或者自制红薯粉丝,再加个煮红薯。家里的鸡蛋金贵的很,基本上都拿去镇上卖了。偶尔留下来的几个鸡蛋,都是给孩子吃了。

“回什么姥姥家,一天到晚的尽瞎说。”银狗嘀咕了一句,有点郁闷的说道。他走到水缸旁边,拿起一个碗,舀了半碗水,一饮而尽。

“少喝凉水,快吃饭,咳咳…”

他母亲死得早,他爹当爸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,也不知吃了多少苦。好在几个村子里的男女都是“自产自销”,否则就他这个条件,老婆都娶不到。

银狗搓了搓满是老茧的手,朝堂屋喊了一声,“桂花,过来吃饭撒。吃了饭再喂猪,那猪晚一点喂又饿不死。”

桂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从早上五点能忙到晚上十点。而且还是个爱收拾的女人。别看她家是三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黄泥地,黄泥墙的土砖瓦屋,可收拾的一干二净。就连角落里都找不出一个小土渣和一根稻草。

“你们先吃吧,我喂了猪再吃。这牛娃子夏天考大学还要蛮多学费呢,可不能饿着这头猪了,咱儿子一年的学费就靠它了,不然,又要四处去求人了…”桂花说这话时,声音明显低了下去。

每次听见老婆说这些时,银狗的心就疼的特别厉害。好在娃儿争气,次次考试都是稳居第一名。他们夫妻再苦再累都觉得有奔头。

可这没钱的日子,很难熬,也很难过。他也想过出去打工,但是家里的老父亲没人照顾。他爹才60来岁,可看起来像80岁。身体又不好,还不能干重活,勉强算是生活能自理。唯一的孩子正在读高三,每天早上五点就起来了,翻山越岭的跑去学校时已经七点了。下午4点放学往回走,到家已是晚上6点。

学校条件差,无法寄宿,中午饭都是自己带去的,学校就只能在操场提供一个大锅,就地取材烧火给学生们热饭菜。附近学校仅几个,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,五个老师,轮流来教课。

每次想到这些,银狗就头皮发麻,他闷闷不乐的叹了口气,走到桌子旁坐下。

“明天你早点去后山放水,把渠道里的水引进秧田,准备耕田播秧苗种了。”老头子边吃边说道。

“噢,晓得了。”银狗继续埋头吃稀饭。

“耕田的牛租到了吗?没有牛,真的是开不了工啊。我给你取名叫金银,不是要你在黄土地里刨出金银财宝的!要不,你让牛娃别读书了,用学费买头牛,再喂几只羊。到时候咱们也能替人耕田赚钱…”

“爸,我跟你讲过多少次了。读书,读书,牛娃必须读书。我就是吃了没有上学的亏,否则我早就进城打工了。你说你,咋这么没有见识啊。”银狗打断老头子的话,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自制腊肉。

“我没见识?你有见识你现在去挣一千一个月给我看看!我早就叫你带桂花出去打工,把孩子留在家里,地也别种了。我自己在家能照顾好自己,你怎么就不听呢?”

“这地,我是不会把它荒掉的,田地对于我们农村人来说,那就是命/根/子啊!再说了,你这个身体…”

“没出息!不吃了!你就一辈子守着特么的这五亩地和热炕头继续穷一辈子吧!”老头子把碗筷往桌上重重一放,起身回屋了。

桂花默默地提着一桶猪食去外面的猪圈喂猪了,他们吵架,她从来都不插嘴的。

“五亩地怎么了?老婆孩子热炕头又怎么了?”银狗纳闷的一口喝掉碗里的稀饭,然后走到晒谷坪的石头上坐下。

黄土村的景色不错,十里八乡都是山,翠绿的绵延群山,再往外走几里路那里有本镇最大的水库。平时往田土里灌水,就是这座水库里的水。吃的水就不用多说了,村头有口井,那水是从山里流下来的,泉水,甘甜可口。

“诶,少说那些话。等牛娃高考后,我就跟着他进城去,他读书,我打工。我听说城里要扫大街的,洗碗的,都有一千一个月哩。只要老板给钱,我啥脏活累活都能干。”桂花端着碗,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,

“你这是听谁说的?扫马路还能有钱给?”银狗的眼睛从远处的群山移过来,回过神问道。

“儿子说的,他跟老师去镇上买东西回来时告诉我的。他还说学校的老师,可能明年一个都不会来了。”

“哪个愿意来啊,穷乡僻壤,鸟不拉屎的鬼地方。老师都是住在民宿,那些教室窗户连个玻璃都没有,唉…”

“你说,这读书到底好还是不好?你看看我们乡里的老师,工资都比不上大城市一个打工的工资多。”桂花疑惑的问道,她没什么主见,平时都是听老公的。

“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?你都没出过村门口,咋知道城里的工资是多少?”

“儿子说的,他和我说了好多,还说城里的姑娘光腿穿裙子,还画什么眉毛…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净瞎说。光腿穿裙子像话么?真是的!”

“他真是这样说的,他们班主任也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狗日的,让他读书他跟你说这些鬼东西,读个鬼的书,等他放学回来看我不大耳刮子抽他的嘴巴…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