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值得吗
作者:北归鸿  |  字数:2259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1-08-05 09:29:45 全文阅读

一年前,妖族天狼国和人族雾亚国开战,战火波及夹缝中求生存的溯望国,最后以溯望灭国,其余两国瓜分它而结束。

天狼的妖族在这里横行霸道,雾亚的士兵在这里无法无天,只有溯望的亡国百姓沦为天狼妖族的盘中餐,雾亚士兵的活靶子。

战火平息以后,那个原本溯望国的权利集中地,变成了妖族东帝君的居所,一个妖邪魅狂傲,又不通情理的妖人。

溯望百姓被一车车拉进来,没有一个回去的,里面包括千里迢迢,跨国来寻找父亲的梦寻。

宫墙那边挂满了人肉,人被像动物一样对待,端上了餐桌。

和她一车进来的还有一个傻瓜贺清影,他也是自愿进来的,一路上啰嗦她不该来,该自报国名回家去,

梦寻最后一眼看见他,是他为了救自己,被袭击吐血的情形,而她掉进一个荷花池,又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提了出来,虽然没有成为盘中餐,却被这群妖精威胁利用,成了他的“爪牙”……

梦寻这个废材只能妥协!她不过是来找父亲的,不想被利用,被威胁,

可是她放不下对自己好的人,还多管闲事同情心泛滥,看不得那些可怜人被欺负………………

昨天夜里她和三个美艳的小妖精闯了雾亚国将军府,她们负责引开人们,梦寻负责偷东西。

偷了东西梦寻准备开溜,想“挟天子令诸侯”,用那个东西和那个妖艳的妖族帝君换贺清影,可惜没成功,被抓了回来。

梦寻只是觉得贺清影这个亡国太子独独一个人又翻不起花浪,留一命又何妨?

“我要见贺清影!你说话要算话!”

任务已经完成了!那个盒子里是药,她闻出来了,不知道是什么药,解药还是毒药,不知道给谁吃的!

他坐在案子后面,看着她,好像知道她想什么,威严闲适,一派坦然。

“我要见贺清影!”,她又说一遍。

“完成接下来的任务就带你去见他!”

梦寻一听,一股气直冲脑门。

“什么接下来的任务?今天晚上的不是?你耍我呢?”

她两只手就要拍上他眼前的案子了,在他冰蓝的眼眸注视下,又收了回来。

“今天你不是为我,是为你自己做的,或者也可以说是我为你做的!”

梦寻:?

“我有什么要你做的?别想推脱,我就想知道,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他,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她一番吼,把那个男人吼的一句话也不说了,梦寻想起来他说的挖自己眼的话,连忙低下了头,怪自己太冲动了,他说为她就为她,反正自己是他手底下蚂蚱。

“你来找谁的?”

“找我父亲!他是雾亚国大将军海岩,半年前前他丢了,找不到了………”

“撒谎!”

梦寻正心里酸酸的,就听见头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她撒谎!

“我怎么撒谎了?他确实找不到了,雾亚国没有,溯望国我也找几个月了,也没有………”

“他根本就没有女儿!”

一时沉默!

梦寻没想到他还了解自己父亲。他确实没有女儿,也没有儿子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娶妻生子!

而自己一直是个秘密,父亲说只是想保护她,梦寻看出来了!她也曾大胆猜想,自己可能是他和什么特殊的人偷情生的,不能为外人道也!

现在她不能不对外人道,她也顾不了那些虚无的名声了。

“反正我是进来找他的,我听说你抓了很多有能力的人,不光溯望国的,雾亚国的也有,我就想进来看看,父亲在不在这里!”

死刑犯还有发言的权利,现在自己就要和他摊牌,要杀要剐一句话!

“若有你要如何?若没有又怎样?”

梦寻没想到他今天心情很好,竟然一点也没有动怒,那她就放心了。

“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,我也只有他,我想救他,带他回家,他不能不明不白的丢了,就算……就算是死了,我也要带他骨灰回去,若在你这,能不能求你放了他?他不会伤害你的………”

“听你口气,已经确定他就是被本座抓了?”

梦寻见他脸色严肃,冷气四溢,眼睛泛起淡淡的蓝光,赶忙摇摇头。

“没有!这里我也找了,没有闻到他一丝气息!只是那栋房子里是谁……”

“反正不是他!你不用再找了,本座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他不在这里!”

梦寻不知道该不该信他,那栋房子他护那么紧,肯定有问题!她的鼻子很灵的,还是从那片范围闻见了人类的气息。

“那就算了!你放了贺清影,我们就离开这里,保证不给你添麻烦!!”

没想到她一说完,对面男人就笑了,风华绝代,耀人眼目,只是把眼睛笑成了蓝色,梦寻赶紧低头想着自己好像没有顶撞他。

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当这儿是什么地方?你家后院吗?”

梦寻想反驳一句,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又传来,温和低沉,不紧不慢,咬字清晰,字正腔圆。

“进来以后的事情就由不得你了,贺清影不会死,但你就不一定了!若想活着,就好好发挥自己的价值!一无是处的废物,在这里没有生存的权利!”

梦寻也生气了,胸口剧烈起伏,她这个废物根本不想在这里生存!

“有种你放了我!我根本不想在…………”

话没说完就哑了,梦寻只见他一抬手,眼前白光一闪,嗓子一疼,就说不出话了。一只手捂着脖子,一只手指着他的鼻子,那双大眼睛里溢满了眼泪,现在是被欺负到家了,自己身体他想怎么整就怎么整,凭什么?

她不怕死,父亲或许早死了,一直以来是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!可能雨霖哥哥不告诉她真相,是给她留一点好好活下去的希望而已!

这个男人说,他不会杀贺清影,那她就没什么顾虑了,更没必要怕他!

抬手拿起桌子上的笔洗就向他砸了过去,只是东西还没有离她的手,梦寻就被他一抬手掀飞了,直接摔出了屋外,还没抬头,就见他一尘不染的鞋子已经立在了自己的眼前,他在她面前蹲了下来。

“想有话语权,就变的强大起来,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撒泼耍赖哭鼻子,没有人会可怜一个弱者,只会怕一个强者。”

说完拿过梦寻手里的东西离开了。

梦寻趴在地上,一直也没有抬头看他,自己没有准备哭鼻子,只是一时气愤而已!让她变强?她怎么可能和他这个妖比?还是个大妖!

她从会走路就开始练武,这些年什么都没学会,怎么变强?

或许父亲已经死了,谁会像他一样那么耐心的教她?明明知道没收获,还不改初心坚持这么多年!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